抖音模式富二代app入口链接

夜风微凉,周围都是树叶沙沙响的声音,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
叶绯染扫了一眼周围,神识外放,借着月光跟着赤焰虎往前走。

时间一晃,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赤焰虎突然停了下来,虎眼环顾四周,眼底尽是疑惑。

“主人,我没有走错路,可是”

叶绯染伸手走到赤焰虎身边,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,开口道,“没事,我来看看。”

“主子,怎么了?”初夏一边警惕四周的情况,一边问道。

叶绯染看了一眼前面的参天大树,再看向初夏和初冬一眼,道,“们在这里等我,我上树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初冬立马紧张道,“主子,小心一点,要不然我们在这里扎营,明日再出发也可以。”

闻言,叶绯染看向初冬,唇角勾了勾,道,“不怕,不是每一棵大树都会有蛇。”

初冬伸手摸了摸鼻子,俏脸有点发烫,轻咳一声道,“主子,小心一点,要不然我上去查看情况也可以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叶绯染摆了摆手,走到树下,卷起袖子便顺着树杆往上爬,到了最顶处一看,记住一棵最高最突出的大树,便爬了下去。

雨天下田园中的性感

“我们继续走。”

三人一虎继续往前走。

一刻钟之后,叶绯染停下脚步道,“我上树看看,们小心一点。”

叶绯染再度爬上树去看,结果发现依然是那个距离,他们仿佛没有移动过一般。

她微微蹙眉,再度爬下去,又继续走了一刻钟,爬上树看到的情况依然一样。

“难道这里设下了阵法?”

想到这里,叶绯染神识外放,探查了一遍周围的情况,一点异常也没有。

赤焰虎探查情况的时候,周围肯定没有迷阵,所以布下迷阵的人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?

叶绯染下来之后,初夏立马问道,“主子,到底什么情况?”

叶绯染美眸扫了一眼周围,问道,“初夏、初冬,们都阵法了解吗?我怀疑我们走进了迷阵里面,走了那么久仿佛没有移动一般。”

“迷阵?”初冬和初夏同时惊讶出声。

叶绯染点了点头,顿时有点郁闷,毕竟她对这个世界的阵法没有了解。

初夏和初冬相视一眼,分头查看周围的情况,但丝毫没有发现阵法的痕迹。

“主子,我和初夏对阵法只是略懂皮毛,现在看不出阵法的痕迹。”初冬如实道。

初夏看向叶绯染,道,“主子,不如我们今晚在这里扎营,白天再看看。”

叶绯染点了点头,问道,“们身上有没有关于阵法的书?”

“有,主子要看吗?”初冬一边说着一边在乾坤袋拿出一本阵法书。

紧接着,叶绯染便在帐篷里看阵法书,看完之后便在地上写写画画。

第二天,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,初夏和初冬让赤焰虎守着叶绯染的帐篷,便在周围走了一圈。

等到她们回来的时候,叶绯染已经收拾帐篷,问道,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主子,没有呢!”

初夏和初冬看着叶绯染,一脸的郁闷,心底一直在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习阵法。

“走,我们再去看看。”叶绯染笑着开口。

紧接着,三人一虎又在了约莫一个小时,对周围的环境都熟悉了。

这时候,叶绯染心里不禁赞扬一下布下迷阵的人,因为真的是一点阵法的痕迹都没有,可见布阵之人的阵法造诣非常高明。

初夏看了一眼四周,扁了扁嘴道,“主子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初冬想了想,道,“主子,我来研究一下阵法书,一定可以破阵走出去的。”

叶绯染美眸看向她们,嘴角扬起一抹弧度,笑道,“们相信我,我今日一定把这个迷阵破了。”

闻言,初夏和初冬对望一眼,心底惊讶万分。

难道主子看了一晚阵法书就懂了?

“主子,一个晚上不到就懂阵法了?”初夏不敢置信地问道。

叶绯染打了一个响指,轻咳一声道,“大概应该可能吧!”

接下来的时间,叶绯染一直一边研究阵法一边破阵,看得初夏和初冬从万分惊呀到麻木。

不过,她们心里都感到非常高兴,甚至浮现一抹骄傲,毕竟天赋如此卓越的人可是她们的主子啊!

一直到了傍晚,叶绯染终于破了迷阵,俏脸不禁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。

同时,她心里暗暗决定以后再好好研究阵法,毕竟花费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破阵,真的是太浪费时间了。

“小虎,带路吧!”

“吼——”

赤焰虎低吼一声,一跃而起,走在前面带路。

与此同时,魔兽森林某一处。

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突然脚步一顿,眼底闪过一抹惊讶。

“书澈,怎么了?”白衣男子身旁的蓝衣女子,轻声问道。

端木书澈转身看向某一个方向,道,“我布下的迷阵被人破了。”

“什么?端木师兄的迷阵居然被人破了,到底是哪一位高人啊?”一个娃娃脸的男子,一脸的惊讶。

蓝衣女子瞥了一眼娃娃脸男子,轻咳一声道,“书澈的阵法造诣如此高,那人破阵只不过是侥幸。”

端木书澈唇角微微勾了勾,道,“天外有人,人外有人!天下如此之大,懂阵法的人很多,有人破得了我的迷阵一点也不奇怪。如果真的像纪师弟所说,我倒是想会一会那位高人。”

闻言,纪炎彬看向蓝衣女子,得意地扬了扬下巴,道,“楚师姐,听到端木师兄的话没有?我一点儿也没有猜错。”

楚涵嫣微微挑眉,抬眸看向端木书澈,神情没有什么变化,道,“书澈,真的打算会一会那个人吗?师傅的交代”

“师傅的交代,师傅的交代。楚师姐,能不能不要老是说这件事,我和端木师兄都记得呢!更何况这一带的魔兽都涌过去了,再加上那个什么还没成熟,我们现在到达目的地也不能做什么啊!”纪炎彬噼里啪啦道,丝毫没有注意到楚涵嫣微微变化的神情。

端木书澈看了一眼纪炎彬,无奈地摇了摇头道,“好了,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吧!”